客服热线:0991-4519517

全球货币版图发生变化 普京:是美元在“抛弃”俄罗斯

2019-01-22 17:45:19浏览:2353 评论:0 来源:环球时报   
核心摘要:俄罗斯在去美元化的路上越走越远?几天前,俄罗斯央行公布的最新一期季报显示,去年3月到6月,美元在俄储备资产中的占比从43.7%
       俄罗斯在“去美元化”的路上越走越远?几天前,俄罗斯央行公布的最新一期季报显示,去年3月到6月,美元在俄储备资产中的占比从43.7%锐减至21.9%。过去几年,去美元化的消息和举措不时从俄罗斯传出,但俄罗斯并非孤例,一些饱受美国制裁之苦的国家,主要石油产出国,甚至美国的盟友也动作频频。特别是去年底,欧盟发布蓝图草案,决定创建绕过美元的新支付渠道机制——一旦实现,它本身就将是全球最大的一个“去美元联盟”。去美元化近年来似乎渐成一股国际潮流。犹记得,11年前的金融危机后,“抛弃美元”的呼声从一些“敢言”的政治领导人口中说出,如今这样响亮的声音虽然不多,但相关趋势却在形成。世界离开美元的时间到了吗?客观而言,美元的霸主地位仍无撼动者,但它受到的挑战比以往多了很多。“美元或将在10年内丧失其高高在上的地位。”有美国学者预测称。

       叫板美元,欧盟有没有动真格?

       “去美元化,欧元未来的重点任务!”今年是欧元诞生20周年,德国《焦点》周刊15日回顾欧元发展历程,称成员国从最早的11个增加到19个,欧元区经济规模扩张了72%,但欧元过去20年并没有挑战美元的地位。“欧盟未来要进一步强化欧元的国际角色。目前,欧盟、俄罗斯和中国等正联手让国际货币更多元化。”

       就在一个多月前,欧盟被认为走上了挑战美元的快车道。去年12月5日,欧盟公布一份旨在提高欧元地位的计划草案,要求各成员国在能源、大宗商品、飞机制造等“战略性行业”增加使用欧元,并鼓励发展欧盟支付系统。12月10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宣布,欧盟将在几周内创建一种新的支付渠道——“特殊目的工具”(SPV)机制。前不久,莫盖里尼在博客上称,2019年将继续推进SPV。

       打造独立于美国的支付系统,欧盟这个心思早已有之。去年11月,受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刺激,当月欧盟官员就提议建立SPV。SPV主要是用来规避美元结算体系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该机构由美国主导,总部位于比利时,与全球1.1万家金融机构联网。过去曾发生过不少案例,让欧盟各国特别是法、德决心摆脱美国控制。

       据丹麦媒体报道,2012年,美国政府曾设法没收一名丹麦商人转移至一家德国银行的资金,因为这些钱用于购买一批被美国列入制裁的古巴雪茄。由于是以美元交易,华盛顿可以为所欲为地阻止任何交易。同样,法国第三大银行兴业银行去年11月被迫向美国支付13.4亿美元的罚款,这一数字是对违反美国制裁规定的银行所开出的历史第二高罚单。欧洲银行不得不认领,否则有被美国随时限制结算业务的可能。

       “欧盟开发这一独立的体系,原则上可以免疫于美国制裁,”汉堡国际政治学者佩纳·哈拉尔德说,如果建成,欧盟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去美元联盟”,有利于欧盟在国际秩序中独立于美国。但欧盟这一规划面临很多障碍。

       因担忧美国报复,一些欧洲国家仍犹豫不决,目前尚无国家主动提出SPV机制总部的选址。欧盟轮值主席国奥地利已拒绝这一要求,比利时与卢森堡表现出高度保留的态度。不过,卢森堡被视为SPV总部最佳之地。卢森堡在金融危机期间曾有成立类似机制的经验。此外,欧洲数家银行在2012-2016年伊朗被SWIFT禁止交易期间,建立过“特设信息系统”与伊朗金融机构保持关系。

       企业是否愿意参与也是关键。一家德国汽车制造商的高管表示,即使可以规避美国制裁,但华盛顿会在美国国内等着“收拾”欧洲公司,要知道美国市场是伊朗市场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眼下,包括道达尔、马士基、标志、大众等知名公司,已纷纷撤出或冻结伊朗生意。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直言,尽管欧元自面世之后一直寻求与美元抗衡,摆脱受制于美元的境况,但现实情况是欧元的向心力正在离散,前景不明。她认为,欧盟一些所谓去美元化表态,只是对美元抵触情绪的一种宣泄,在越来越多欧洲企业国际结算倾向于美元的情况下,欧盟的一些措施并不现实。

       不过,哈拉尔德表示,欧元在1999年启动后立即成为官方储备、收付款和国际金融交易方面的世界第二大货币。过去,欧盟在政治与军事上依赖美国,加上英国的阻碍,欧元没有机会挑战美元,但特朗普上台后,跨大西洋关系加速分裂,加上贸易战、英国脱欧等背景,欧盟为了生存,不得不动真格,加快去美元化步伐。

      “全球货币版图发生变化”

       在哈拉尔德看来,欧盟建立新的支付机制,将发挥“外溢效应”,给其他国家以动力,从而形成一个对抗美元霸主地位的“朋友圈”。而俄罗斯无疑是这个朋友圈中比较显眼的一位,俄央行公布的最新一期季报是最新佐证。

       俄罗斯《生意人报》称,从俄央行资产的地理分布来看,变化尤为明显,仅一年间,美国所占比重就从32.5%急跌至9.6%,中国自0.1%飙升到11.7%,日本从1.7%到7%,法国从12.7%到15.5%,德国从10.4%到12.7%。文章称,“俄央行恪守普京政府去美元化的政策”。

       俄罗斯外经贸银行总裁科斯金曾提出多项“去美元化”措施,比如进行贸易结算时加快从美元向其他货币过渡;必须让俄罗斯最大的一些企业注册地址由海外转移回本土,欧元债券主要放在俄罗斯平台进行交易;所有基金市场的参与者要进行许可认证等。去年7月他将这些措施提交给总统普京,后者整体上给予支持。

       俄金融界不少人士是科斯金去美元化措施的拥趸。在这样的背景下,俄对外经济交往出现了一些“范例”。去年11月,俄副总理鲍里索夫发表声明称,莫斯科出售给印度的S-400防空导弹用卢布交易。在美国对安卡拉进行制裁后,俄罗斯跟土耳其进行的类似交易也达成去美元化协议。目前俄罗斯一些大石油公司都已请求国外合作伙伴转用欧元交易,美元在借贷市场也开始被排斥。去年底,俄罗斯公司进行了三笔总额相当于16亿美元的债券发行,分别以欧元、人民币和卢布计价。

       除了俄罗斯,还有一些国家在积极布局去美元化。今年初,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与国际伙伴开展“非美元”经贸往来的计划,此后又宣布正准备利用本国货币与中、俄、乌克兰等国开展贸易。去年8月,在土耳其经济经受打击时,卡塔尔和土耳其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

       一些石油生产大国的表现更突出。因再次成为制裁目标,伊朗与印度签署通过卢比开展石油出口的协议,与伊拉克开展易货贸易,两伊还计划使用伊拉克货币开展交易。委内瑞拉早就向全球石油国建议抛弃美元。去年上半年,安哥拉宣布放弃多年的锚定美元,尼日利亚与中国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去年10月,中日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后,《日经亚洲评论》称,亚洲应将大量石油贸易向人民币和日元过渡。

       有两个国家向美元“叫板”颇让人意外。去年秋天,越南国家银行允许对外经济活动的参与者与中国银行方面交易时使用人民币。而印度通过支付俄货币卢布购买S-400防空导弹系统,还使用本国货币卢比购买伊朗石油。去年12月,印度和阿联酋签署货币互换协议。“越南和印度都公开叫板美元了,‘抛弃’美元之火或在全球进一步蔓延,”日本经济新闻评论道。

       此外,印尼、马来西亚、泰国2017年底宣布开展本币化交易,以规避美元利差风险;德国和法国已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有统计称,至少有20个国家用一种或多种方法“叫停”美元。

      “美国咄咄逼人的贸易政策和华盛顿对其对手施加的各种经济制裁,已经引发全球货币版图发生变化,导致一些国家正从美元体系下退出,”去年11月,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专家米哈乌·罗曼诺夫斯基在耶鲁全球在线上撰文称,“去美元化”现象与如今流行的多极化世界说法相一致,拥有巨大国际影响力的俄中等国正在引领该进程,包括伊朗、土耳其和欧洲主要国家在内的其他各方也并未被落下太远。当时,欧盟还未提出针对美元的蓝图草案。

       普京:是美元在“抛弃”我们

       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元给美国带来了无限资源。英国广播公司曾描述说:“我们生活的世界对美国没有丝毫监管,当世界其他国家需要美元时,美国只需要去印钞票即可;而当美国想赖掉高额外债时,还可以通过不断让美元贬值来实现。”

       2000年至2008年间,拉美、欧洲和亚洲的一些经济体曾盛行去美元化。2008年金融危机更是令美元的“劣迹”在全世界面前露底,“抛弃美元”的呼声响亮,但接下来几年该趋势陷入停滞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被逆转。

       美元优势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它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积累了大量资本。拿欧元来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报告,欧元在国际交易中所占份额已达36%,接近美元(40%)的水平,但在世界各国外汇储备中,美元占62%,欧元仅为20%。

       这是美国强硬的底气。去年12月中旬,就欧盟的新结算系统计划,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我们明确表示过哪些事情是允许的,哪些不行……如果将要采取的行动不符合这一点,我们显然会实施制裁,并且将针对任何违反制裁制度的参与方”。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张超说,伊朗、土耳其、俄罗斯等国对去美元化有着现实冲动,但去美元化背后是对国际货币体系进行改革的庞大而复杂的工程,甚至是全球政治基础的改革,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力量去撼动这个体系的根基。

       不过,对美元的不信任及去美元化进程确实在加速,前述国家走上去美元化之路原因很多。正如俄罗斯驻华大使去年底谈及俄中贸易本币结算比例快速增长时所说,这不只因为制裁,也因双方想要一个更加稳定的结算系统。“我们没有‘抛弃’美元,而是美元在‘抛弃’我们。鉴于美元的不稳定性,世界许多经济体都在寻找别的替代储备货币。”在去年底的“俄罗斯在召唤”论坛上,普京如是说。

       当下,美元在支付和外汇储备等领域几乎接近垄断的地位正在遭到挑战,一个更加多极化的全球货币体系正逐渐形成。1月9日,英国央行行长卡尼公开表示,全球一半的国际贸易通过美元进行,而美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不到10%;新兴经济体目前占全球经济活动的60%,但它们在全球金融资产中的占比不到1/3。“在全球秩序重构的情况下,我认为这种局面会改变,会出现其他储备货币,而人民币具备这样的可能性。”

       全球货币体系权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巴里·埃森格林去年10月曾预测称,美元或将在10年内丧失其高高在上的地位。他提醒说,20世纪英镑曾很快在全球范围内让位于美元,如今人民币就是或将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后来居上者。

       张超表示,中国与一些国家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及国内开通石油期货市场,解决了与一些国家间的贸易便利化问题,但人民币国际化需要稳步推进,夸大或贬低中国作用的心态都不可取。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原则是“按照节奏走自己的路,一点一点去扩大国际使用范围,完善清算结算体系。把自己应该做和能做的做好,一些事情会水到渠成”。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俄罗斯期待在中国市场卖更多鸡翅

上一篇:

俄罗斯红星造船厂喜获大单 离不开中国帮助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redebug@qq.com
 
0相关评论